您好,歡迎來到碼頭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 1
  • 2
  • 3
  • 4
  • 5

儀征造船業:全力整合“春風又度”

  • 來源:國際船舶網
  • 作者:國際船舶網
  • 2019-11-11 10:44

近日,隨著占地數百平方米船臺的拆除,揚州市團結造船廠宣告關停,也意味著儀征造船業第十家低效船廠正式關停拆除,這是儀征經濟開發區自啟動長江岸線整治工作以來取得的又一顯著成果。2017年以來,儀征經濟開發區將長江干流岸線利用項目清理整治作為貫徹落實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抓手,切實推進沿江低效船廠整治,拉開了儀征造船業關、停、并、轉的整合大幕。

縱觀儀征造船業發展,從最初個體水運老板搶占江灘優越位置起步灘涂造船,到借船市東風趕乘內河船建造熱潮,并發展成為長三角地區具有較強影響力和競爭力的內河船建造基地,儀征造船業見證了造船市場的潮漲潮落。隨著造船業化解過剩產能、推進兼并重組的步伐加快,儀征造船業全力推進造船產能的市場化出清,大力推進不具備競爭力的造修船企業關停并轉,推動造船業優化整合,使這一片岸線資源“春風又度”,重新煥發出欣欣向榮的生機。

趁勢接單內河船火了

受亞洲金融危機的嚴重沖擊,1998年,儀征規模較大、以外貿出口市場為主的南京江海集團儀征船舶修造廠和儀征市造船廠的生產幾乎停頓。不過,危機造成鋼材和船用機械價格下跌,反而刺激了江淮地區一些個體水運企業“心血來潮”,紛紛以來料加工或租地造船的方式低成本大批量建造內河船,或自用或擇機高價賣出,由此引爆了一波來勢迅猛的內河船建造熱潮。諸多私營船企迅速搶占位置好的江灘,趁勢接單,從而使儀征一批本土民營企業主在那時積累了“第一桶金”。

資料顯示,起步較早的儀征造船業起點并不高。到2005年底,儀征有大小船舶企業39家,但自有資金才5300萬元,船廠普遍裝備、技術落后,最簡陋的土船塢需等長江漲水后,造好的船才能自動浮起來。因此,大部分船廠都只能承建5000噸位以下的船舶,儀征造船業全年產值不到10億元。2005年,儀征市有關部門花了1800萬元,收回原儀征潤揚船舶制造廠、沙河船廠、景江船廠3家船廠,讓出921米岸線和556米腹地,招引合資企業環球造船(揚州)有限公司落戶。隨即,實行市場化運作,推動岸線資源的有序流轉,浙商投資的江蘇九洲船業有限公司和揚州中西造船有限公司、武漢國裕物流產業集團投資的揚州國裕船廠等企業相繼登陸。

通過資源整合,儀征造船業主要集中在十二圩附近的船舶工業園區內,沿儀征大碼頭向東,在蜿蜒約12公里的長江岸線上,聚集了25家船舶修造企業,其中包括大型國有企業4家、外資企業3家、大型民企5家。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前,揚州國裕船舶制造有限公司、舜天造船(揚州)有限公司、江蘇蘇港造船有限公司、江蘇金陵船舶有限責任公司、環球造船(揚州)有限公司等船廠一家緊挨著一家。船廠內吊機林立,焊花飛舞,數萬名工人緊張作業造大船的場景反映了儀征造船業一度達到的高峰。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國際船市陷入低迷,三大主流船型價格一路狂跌,但內河船價格不僅沒有“跟跌”,反而走出了一波獨立的行情。究其原因,首先,內河船采用人民幣結算,不受匯率市場變動影響;其次,是實體經濟之間的對接,與誘發國際金融危機的虛擬經濟關聯度不高,即使存在貸款需求,規模也相對不大;最后,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國內市場的貿易需求并沒有因為國際金融危機而停滯。基于上述因素,從2009年4月開始,儀征10多家民營船企陸續接到了附近省市個體水運船東的內河船建造訂單。隨后,內河船市場迅速升溫,新船訂單紛至沓來。

危機來襲小船廠關了

2008年下半年,儀征多家船企遭遇撤單或棄船危機,不少船企只能靠出租場地打發日子,個別船企還出現了拖欠工人工資的現象。接單難、交船難、收賬難、融資難、贏利難、生存難,成為儀征地區船企面臨的普遍問題。

隨著儀征地區鼓勵船企向規模化發展,很多船企開始進軍海船建造領域。對儀征造船業來說,建造海船是其實現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目標的需要,但在人民幣快速升值的背景下,對企業而言,卻越來越不敢承接出口海船訂單。首先是因為其自身還不具備熟練應對國際市場變化的能力,其次是中小船企的議價能力非常低,較低的船價、狹小的利潤空間,會使這些出口船訂單成為企業的負擔。

在此形勢下,儀征市船舶工業主管部門在調整產業結構、開拓營銷市場、完善生產條件、提升運營水平、增強技術創新和市場應變能力等方面下工夫。在市場供需調節和政府規制管控的雙重作用下,適銷對路的專、精、特、新遠洋船舶得到了優先發展,單船平均載重量明顯增大。行業主管部門下決心、花大力氣整合資源,對一批小型船企適時關停并轉,引導培育大型船企做大做強,使得該市船舶產業集聚發展,產業、產品結構不斷升級。

與此同時,在保障經濟社會全面協調發展的同時,為提升生態環境質量,儀征市制訂實施了“兩減六治三提升”專項行動方案。該方案明確提出,要推進城區重污染企業轉型搬遷,推動臨江綜合產業轉型,因地制宜推進低效船舶企業關停并轉。2017年關停華美船業公司等5家小船廠和供銷社農資連鎖碼頭等4個砂石碼頭,2018年關停新揚船業等4家小船廠,2019年關停蘇港造船等4家小船廠,2020年關停康平船業等4家小船廠。2017年所有港口碼頭和船舶修造廠建成污水、垃圾接收設施。2019年所有船舶使用低硫燃油,推廣靠泊港口使用岸電系統。同時,加強包含船舶建造在內的多個產業的化工廢氣及揮發性有機物污染治理。

關停并轉長江岸線綠了

在推進整治過程中,儀征經濟開發區突出問題導向,經過細致摸排、情況摸底、問題核實,建立了問題清單,整治“一張表”上每一項整治項目全部明確了目標任務、完成時限、責任主體和核查部門,對資金保障等重點難點問題,逐項研究解決方案,實行掛圖作戰、倒排工期、銷號管理。同時,加強對上溝通聯系,就整治標準、項目認定、船檢等事項,及時向上級部門報告,爭取支持。特別是5家船廠22艘在建船舶船檢下水問題的解決得到了船檢部門大力支持,為船企按時順利拆除提供了保障。目前,儀征經濟開發區揚州華美船業有限公司、儀征潤發船業有限公司等10家船廠完成關停、拆除。

同時,儀征經濟開發區立足于“早啟動”,對因經營不善而停產的船廠主動收儲,為整治打下了堅實基礎。2000年成立的儀征市大寶船舶修造廠,規模較小,使用長江岸線321米,占用灘涂土地77畝(5.13萬平方米),此前只是建造一些小噸位的散貨船,因經營不善,負債累累。從優化利用角度考慮,儀征經濟開發區主動作為,將其收儲,此舉推進了大寶船舶修造廠的清理,企業第一時間被拆除到位。儀征市十二圩船業有限公司位于紅旗村南側,使用長江岸線460米,江灘使用面積達200畝(13.3萬平方米)。今年6月30日,隨著十二圩船業最后一艘集裝箱船下水,該廠的關停工作進入倒計時,并最終按照預定方案完成關停。

船廠關停千頭萬緒,涉及面廣。儀征經濟開發區在嚴格依法、依規、依程序的基礎上,突出整治工作的專業性,邀請檢察院、稅務局、司法局專家作指導,與包干組一起,對企業開展稅收、公益訴訟等方面的法律宣講,形成高壓態勢,加速談判進程。整治期間,儀征經濟開發區按照“一企一掛鉤、一企一團隊”方案,成立專門工作班子,實行包案負責。通過制定進度計劃,推動船廠按關停時限要求,制定每艘在建船舶詳細生產進度表,讓每個關停船廠在規定的時間內拆除到位。

在整治工作中,儀征經濟開發區面對時間緊、任務重的整治要求,按照整治工作部署和措施計劃,迎難而上、克難攻堅,按限期要求順利完成序時整治任務。同時,儀征經濟開發區在推動船企拆除取締的同時,統籌考慮沿江岸線生態管控和修復工作。一方面,按照國家、省有關岸線分類標準和發展規劃要求,推進生態、生活、生產岸線劃定工作,落實岸線資源精細化管理。另一方面,積極做好長江岸線植樹造綠,實現岸線資源的合理利用和有效保護,推進岸線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構建科學有序、高效生態的岸線開發利用和保護格局,支撐長江經濟帶可持續發展。

分享至:
超级大乐透北京中奖